写得富有创意,读着极具趣味

2020-01-14 09:04:42 作者:   |   浏览(200)

作家的反对侵略,参加抗战,最切实的莫过于拿起自己手中笔做刀枪而英勇地投入战斗。

1934年的鲁迅,就是这样,拿起了自己的笔,写出了一篇“抗战神剧”。不过,却要比今天影视剧的“抗战神剧”写的符合历史真实,且极富有创意,让人读来趣味盎然,回味无穷。这就是收入《且介亭杂文》并作为开篇的《关于中国的两三件事》之一《关于中国的火》。

对于这个篇章,我自第一次读后,就对其恋恋不舍,不断思谋其思维的创意,笔法的奇妙,——鲁迅先生何以能够如此神奇的笔法?这个问题,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

(一)“火”的意象,韵味十足

战争,总是烽火连天的。因而,鲁迅先生取“火”的意象而著文,加入了反对日本侵略者的抗日战争。但思维是追根溯源的开启,思想是非激烈而舒缓的节奏。从古代希腊普罗米修斯的天上偷火到远古中国燧人氏的发明火,从秦始皇的“烧书”到希特勒的“烧书”,从项羽的“一烧阿房宫”到宋人笔记中蒙古人的“一路放火”,直至日本飞机炸弹的“放火”,“火”的意象通贯全篇,让人记忆深刻——“火光,令人以为是光明”,却也更为鲜明地见出一种“黑暗”。

(二)于“放火”与“烧饭”的比较思维中精辟地嘲讽

“火”总是与“锅”联系在一起的。因而鲁迅先生说:“自从燧人氏发见,或者发明火以来,能够很有味的吃火锅,点起灯来,夜里也可以工作了,……同时也开始了火灾,故意点上火,烧掉那有巢氏所发明的巢的了不起的人物也出现了。”接着,鲁迅先生将用火“烧饭”与“放火”作了一个精妙的对比分析:“其实,放火,是很可怕的,然而比起烧饭来,却也许更有趣。”为什么呢?因为“在中国,则无论查检怎样的历史,总寻不出烧饭和点灯的人们的列传来。在社会上,即使怎样的善于烧饭,善于点灯,也毫没有成为名人的希望。然而秦始皇一烧书,至今还俨然做着名人,至于引为希特拉(即希特勒)烧书事件的先例。”接着,鲁迅先生又说:“其实,秦的末年就有着放火的名人项羽在,一烧阿房宫,便天下闻名,至今还会在戏台上出现,连在日本也很有名。然而,在未烧以前的阿房宫里每天点灯的人们,又有谁知道他们的名姓呢?”在如是的“烧饭点灯无名,放火出名”的思维与思想中,不是有着一种对于“放火者”“侵略者”因烧杀劫掠而扬名的深刻嘲讽吗?同时,不是极为神奇的颠覆了我们的常识的历史思维?“平常心,异常思”该是因此而使我们有所习得吧?

(三)熟读精思而活用

鲁迅先生何以能够如此神奇的笔法?我在不断反复阅读与思想这个篇章的过程中,悟得了一点,那就是:熟读、精思,并活用历史资源。观鲁迅先生的一生,读史(特别是在正史之外读野史)是成就鲁迅先生之为思想家、文学家的第一素质能力构成。可以说,无论任何人,真正构建起自己的“认知结构”,读史都是必须的深厚根基所在。然而,鲁迅先生的读史,不是“我注六经”,而是“六经注我”,也就是通过“精思”史料而生成自己的独立见解、特别见地;也正因为如此,运用历史资源时才是举重若轻、信手拈来的。本篇中,鲁迅先生运用历史资料不就像是拿出自家的东西一样把玩,哪有生疏的痕迹?

话说到这里,我就想起了鲁迅作品选入中小学课本的问题。此篇《关于中国的火》为什么不能作为课文而选进课本呢?

若要发达思维,丰富思想,提升素质,硬化能力,在当今这个创新发展的新时代,真正追求有思想丰度的人,是不能不以《鲁迅全集》作为自己的高级训练教程的。我以为,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