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挥之不去的年味记忆

2020-01-19 12:26:39 作者:   |   浏览(31)

午后时光,太阳暖暖的,清风漫漫的。坐在阳台上,心中珍藏的年味记忆仿佛在童话城堡中跃跃欲试地撞着尘封的门,我知道,只要打开它,里面定会蹦跳出无数的美好来。

于是,我想,如果人生是由印着回忆的画卷组成,那么记忆之累积就是带着缤纷香气的画册,微风拂来,吹开的每一页画卷,便会是盛开的每段人生。

恍惚中,往昔美好的故事,亲切的人物,甜醉的情景,鲜活的附着在画卷中,一幅幅跳进你的脑海,在眼前清晰的慢慢展开。

母亲打电话来问询过年放假的时间,我激动地告知再过半个月就可以回到故乡。母亲千叮万嘱,家乡腊月的天,依旧很冷很干燥,空气中常常凝结着好似永不融化的冰,过年也许会下很大的雪。

远离故土的我,像一枚风中漂泊的叶,听到母亲慈爱的话语,归家的心被殷殷切切的渴望填得满满的。

一旦触及年味的引线,回忆就如漫天飞舞的飘雪,飞进人的味蕾,飞进人的眼里,飞进人的心里。

过年,似乎成了我们那个年代孩子期盼的情结。年味的久远醇香总带着爱,让香气萦绕着亲情满溢着无边无际的温情,让身在远方的人常常怀揣一份特别的情愫,想念那方水土,那方恒久绵长的脉脉情浓。

小时候过年,对我们来说就是对年夜饭、穿新衣、带新帽、品美食、逛庙会、登山、插梅等等极其热衷的盼望,而这样的向往在那个年代往往是极其奢侈的事儿。

那个困难时代,每家都不富裕,尤其像我们兄弟姐妹多的,就连吃零食都是奢侈。

每当看到邻居的孩子吃东西,妈妈总是竭尽所能地把零食或糖果分成几小堆,每堆几颗,让我们兄妹过下嘴瘾,这样就已经能让我们乐上好几天的,因为我们都非常珍惜那来之不易的美好味道,和味道中让人无法抗拒的品不完的深情厚意。

每年春节前,平时冷清的街道就变得热闹非常,到处人声鼎沸、车水马龙,来来往往购买年货的人们从十里八乡赶往年货的集市。放眼望去,到处都穿梭着精挑细选、讨价还价的男男女女,洋溢着一番人间烟火气,每个菜篮子、背篓中都塞满各色年货,整条街透着生机,透着热闹。

当然,集市上还有许多聪明的小贩,抓住过年的商机,兜售着平时难得一见的新春对联年画,画中的人物神采飞扬,栩栩如生。

年画的色彩多是大红、大绿、明黄、粉蓝等艳丽喜气的颜色,偏偏摊主喜欢把年画满满的铺摆在街道的两旁,远远望去,犹如两条彩带直伸到天的尽头,延续着人们对美好的展望和对希望的骐骥。

年味留给我们的最深印象,是洋溢在人们脸上的幸福笑靥和满街环绕的欢乐气氛,是满怀迎新希望的欣喜贴春联,是庙会舞台上精彩的社戏表演和那一浪高似一浪的喝彩声 ,是春风送暖辞旧岁的爆竹声声,是孩子磕头拜年拿到压岁钱的欢喜雀跃,是大人们叩拜祖先的祭祖仪式,是长辈看到孩子幸福的欣慰脸庞,是美味四溢、烹香酒美的年夜饭……

小时对年夜饭的盼望,是过年时弥补平时粗茶淡饭和大口吃肉的缺憾。

大年三十那天,父母和哥哥姐姐一早就开始了年夜饭的忙碌。

父亲把买回来的牛羊肉放进滚烫的铁锅大火小火的慢炖,把养了好长时间的公鸡从笼中抓出来宰,每年都重复地问我:红儿,帮不帮爸爸宰鸡?我总是拼命摇头,因为看不得刀架在鸡脖子上的残忍,我故意装着抓不住鸡,最终落得“手无缚鸡之力”的调侃,所以每年父亲都用这个典故揶揄我,而今每每想起依然亲切在怀。

母亲总是用豆腐和着平时难得吃上的五花肉,做成肉圆,再丢进装满糯米的小盆中来来回回的滚动,每次肉圆都在我们的摇头晃脑中变成糯米圆子,鲜亮的糯米圆子和滚圆的汤圆寓意一样,都是对美满生活的向往和相聚的圆满祝愿。

最开心的一刻是姐妹几个围在堆满雪的井台边,把雪用扫帚扫了堆成雪人,用小桶从冒着热气的井里担起井水,边哈着气、边笑谈着清洗经了霜冻的白菜、青菜、萝卜、大葱、蒜苗等蔬菜。

一旦大盆小盆的装满,我们就开始用刀把蔬菜削成长条长条的整齐的码在大盆中,蔬菜的量就足够吃好几天的,每到做饭时把长菜放到各色肉汤中炖,满屋的清香飘到整条街,当然,清香翠甜的长菜寓意的是来年日子的长长久久、欢乐升平。

除夕晚上,家宴开始,一时间,端菜的、添酒的、上汤的,说笑着鱼贯往来,餐桌上摆满了七大碗八大菜五颜六色的碗碟,里面盛满辛苦忙碌一天的餐食。

一切就绪后大家依次就座,开篇即是新年寄语,举杯庆贺,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着欢喜饭,过着团圆年,守着旧年的醇香,迎着新年的希望

这些散发着浓浓年味的记忆如黑白照片般带着时光的印记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嵌入时光的记忆在岁月的打磨中历久弥新,那一幕幕的温馨幸福如种子般的种在人们心底,生根发芽,就如,那团圆的幸福让每个归乡的人浸泡在爱和甜蜜里,把来年的美好心愿种在新春的祈愿中

春节,从历史的烟尘中逶迤而来,为人们创造了一个回眸和眺望的日子。

这个世界,因为有了过年的滋味,有了新年的祈盼,才增添了生活的色彩和生命的生机。

而那些盘踞在记忆深处无法言说的浓郁馨香,弥漫着幸福温暖的气息,成了刻在人们心灵深处的美好,在某个特定的时候,涌动在你的灵魂,不止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