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五千年围棋概述

2020-01-06 12:55:05 作者:   |   浏览(187)
尧造围棋

围棋,是人类历史上最悠久的一种棋戏。它将科学、艺术和竞技三者融为一体,有着发展智力,培养意志品质和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思想意识的特点,几千年来长盛不衰。

围棋起源于中国古代。春秋末期史学家左丘明在《世本·作篇》中记载:“尧造围棋,丹朱善之。”认为尧创造了围棋。

据国内外学者考证,扬州西北高邮神居山,又名天山,是帝尧文化的发祥地,也是围棋滥觞之地。

在距今7000年至5000年前之间,高邮龙虬庄存在着一支文化面貌独特、文化系列完整的原始文化。这里出土的陶文比甲骨文年代要久远上千年,龙虬庄被誉为中华文明的曙光。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通过在龙虬庄遗址实地考察,认为:“高邮是古代史中有关帝尧传说的重要地点,高邮是研究探索中国古代文明起源的重要地点。”4000多年前的尧在这里引导人们从事生产劳动,登上神居山观天思考,“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清代大文学家阮元曾在在高邮神居山留下了一副楹联:峭壁贯东南,石棋匝地,银杏参天,望盂城双塔悬空,古寺好修佛果;长湖绕西北,松泉飞瀑,药臼含云,看甓社一帆稳渡,名山定有仙居。“石棋匝地”、“ 名山定有仙居”也说明尧就是在这里创造了围棋。历经4000多年的历史长河,围棋从扬州高邮天山走向世界。

春秋战国时期,围棋已经在社会上广泛流传了。《左传襄公二十五年》有“弈者举棋不定”的词语,说明围棋活动在当时社会上已经成为人们常见的事物。

25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 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凿邗沟、筑邗城,是为扬州建城之始,“南北水上交通从此创出了新局面。扬州围棋历史从此翻开新的一页。

秦灭六国一统天下,有关围棋的活动鲜有记载。表明当时围棋的发展仍比较缓慢。直至东汉中晚期,围棋活动才又渐盛行。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围棋之风尤为兴盛。围棋开始进入到上层阶级,朝廷以棋设官,建立了“棋品”制度。也就是说,棋艺高超的人,有资格入朝为官。

公元383年,北方的前秦向南方的东晋发起侵略战争,是为淝水之战。东晋大都督谢安在强大敌军进攻面前从容镇定、神态夷然,在广陵(今扬州)与谢玄以别墅为赌注下起围棋,最后谢安以八万兵力打败了号称百万的前秦军队,为东晋赢得数十年的和平。这是《晋书谢安列传》记载的“谢安围棋赌墅”的典故。也是扬州最早记载的围棋故事和人物。

娄逞,是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扬州第一位围棋美女。她出生南朝齐(479年—502年)时代的围棋世家,他的父亲是当时有名的围棋高手,娄逞自幼受父亲熏陶练就了一身高超的棋艺,奈何身为女子却无处施展。聪颖的她渴望走出闺阁与其他男子一起切磋棋艺。于是她就想到了女扮男装。在父亲去世之后,娄逞没有了管束,就男装打扮与各路名士切磋棋艺。娄逞高超的棋艺渐渐的出了名,有人便推荐她到扬州任议曹从事(州刺史或州牧的属官)。不久,有人发现娄逞的女性身份,便上书告发。齐明帝是个喜爱围棋的皇帝,因爱惜她的才华,又看在娄逞在扬州为官政绩也不错,便下旨将她遣送回乡。

唐朝,是中国围棋在历史上的重大变化时期。由于唐代帝王们对围棋的喜欢,围棋之风风靡全国。围棋在时期,上升到与弹琴、写诗、绘画并列的风雅之事。而同时,唐代“棋待诏”制度的实行,成为中国围棋发展史上的一个新标志。中国围棋“国手”就是从这个时候兴起的,这种制度从唐朝至南宋延续了500多年。

扬州在唐代是全国最大的经济都会,也是最发达的国际港口城市,有“天下之盛,扬为首”的称誉。“市桥灯火连霄汉,水郭帆樯近半牛”是对扬州地区贸易往来、商贾云集景象的写照,“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更是了道尽了扬州地区首屈一指的经济地位。“扬一益二”,扬州和益州(即成都)两大经济中心甚至超越北方的长安、洛阳,成为全国工商业和贸易发展最为繁盛的地方。

国运昌,棋运盛。扬州的风流繁华,必然是围棋的一方沃土。唐代许多大诗人会下围棋,而且不少还到过扬州,写过围棋的诗。

唐朝著名诗人王维(701年-761年)在《同崔傅答贤弟》诗中两次提到扬州一次提到围棋,其中“草堂棋赌”就是指东晋谢安在淝水大战的前夜与人在扬州郊外的别墅里下围棋。唐代“诗豪”刘禹锡与“诗王”白居易都喜爱围棋,他们在扬州相遇,筵席上你酬我和,在诗中也说到围棋。这些诗词佳话,从一个侧面了解到唐朝时期扬州围棋在社会流行的情况。

围棋到了宋朝已成了一种风尚,一种雅趣,无论是文人士大夫还是附庸风雅之辈,都争相效仿,以下棋、观棋、论棋为乐。宋代皇帝酷爱围棋并大力提倡,直接影响了文人士大夫阶层的趣向。宋代围棋的兴盛,亦体现在围棋理论的新发展,棋艺开始系统化、理论化。广陵(今扬州市)人徐铉(917年—992年)就是一位很有成就的围棋理论家。徐铉酷爱围棋,研究围棋,收集整理历代棋谱资料,他奉宋太宗旨意撰写了《棋图义例》一书,这是中国围棋史上第一本全面研究围棋战术的著作。书中专门解释围棋基本术语,至今仍经常使用。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欧阳修(1007年-1072年)到扬州任太守后,在蜀冈中峰修建了平山堂,并在堂前种竹栽花植柳。欧阳修爱好围棋,又自号“六一居士”,即书一万卷,文一千卷,琴一张,棋一盘,酒一壶和一个老头。他在《新开棋轩呈元珍表臣》诗中描绘了这样一个弈境:“竹树日已滋,轩窗渐幽兴。人间与世远,鸟语知境静。春光霭欲布,山色寒尚映。独收万籁心,于此一枰竟。”诗中的“幽窗、鸟语、境静、山色”,是新开棋轩的要素,也是对扬州平山堂风光的最贴切的写照。

围棋发展到明代,已经成为社会各阶层人民的传统爱好。明代的统治者曾几次禁止包括棋类在内的文娱活动在民间开展,但围棋照样蓬勃发展,不仅在官僚、士人中间,既使在城市市民阶层中,也得到广泛的普及。明代小说《金瓶梅》就描写了明代城市市民阶层的围棋活动十分活跃。

明代的扬州,地处南北要冲,是全国的水上交通枢纽,明代围棋几大派别的核心人物经常聚会扬州。这说明,明代围棋活动的中心在扬州已经开始形成。

方子振(1556年-1621年)是明代扬州传奇式的天才棋手。上海辞书版社出版的《围棋辞典》中说:“方新,扬州人,嘉庆至万历年间名手,幼年知弈,六、七岁时观父与来客对局,即能指摘局中有可攻瑕,复局布子,不差一路,稍长,同郡无人可敌。”明代王世贞《弈旨》中说:“闽有蔡生(福建有蔡学海),越有岑生(浙江岑小峰)扬有方生(扬州有方子振)鼎立。”方子振著有《弈微》一书,可惜的是这本书已经散佚,没有流传下来。

清代康乾盛世是中国古代围棋发展的巅峰,是围棋几千年来水平最高、国手最多、著作最丰时期是清代。其时几乎所有的棋坛重要活动,都与扬州有着密切的联系。扬州亦成为全国围棋活动的中心,大江南北的高手常聚集扬州,以棋会友,一时间弈风大盛。

黄龙士(1651 - 不详)是泰州姜堰人(1996年前属扬州),康熙朝中期围棋霸主。他和范西屏、施襄夏并称“清代三大棋圣”。 黄龙士长期在扬州城里活动,著有《弈括》和《黄龙士全图》。《血泪篇》为黄龙士之代表作,与后来的范西屏、施定庵的《当湖十局》并称为中国古谱的最高峰。黄龙士的棋谱在晚清时流传到东瀛日本,对日本围棋的进步起了很大的影响,被日本棋界推崇备至。

范西屏与施襄夏在清代中期的被称为“诗中李、杜”的,他们代表了中国封建社会围棋的最高水平。他们虽不是扬州籍人氏,但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活动在扬州。

扬州的许多大官僚、大盐商与围棋国手交往密切。两淮盐运使高恒和卢见曾都喜欢下围棋,他们把棋坛巨匠奉为上宾,凭他们的地位和手中的权力,给外地棋手提供优裕的生活条件。范西屏住在盐运署写成《桃花泉弈谱》,施定庵住在盐运史卢见曾处,写成《弈理指归》这2部书一起被称作古典围棋的典范之作。清代,扬州本土享誉棋坛的国手有:季心雪、周元服、卞邠原、卞子兰、韩学元等。

1869年3月初,方浚颐临危受命,被授两淮盐运使,他面对经受战争灾难,千疮百孔的扬州城,有步骤整修被破坏的古城建筑及民生设施,被称为“战后重建扬州第一人”。方浚颐淡出政界后,没有回安徽老家养老,而是住在扬州湾子街,命名自己的住宅为“梦园”。他酷爱围棋,且棋艺颇高,曾与扬州籍国手周小松手谈。

扬州人周小松是清道光年间围棋国手,是晚清棋坛上的最后一座高峰。他为振兴日渐衰弱的围棋呕心沥血,留下多部围棋著作,为后人称道。周小松活了七十余岁,称霸弈台近半个世纪。他虽为振兴围棋呕心沥血,但也无力回天,中国封建社会围棋的最后一道晚霞消失在扬州,只留下苍茫的暮色。1894年周小松辞世后,中国围棋跌进谷底,进入一个没有国手的时代。

晚清时期的扬州人卞立言祖孙三代均以围棋而闻名于世。卞立言晚年编撰的《弈萃》在中国围棋历史上第一个明确提出官子概念。

围棋国手在扬州留下一局局精彩纷呈的棋局,以及一部部流芳百世的弈谱,粗略统计,清代由扬州棋手撰写的,或在扬州写成的抑或与扬州棋手有关的棋著,竟有二十余部之多。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崭新的、生气勃勃的社会主义制度,给围棋事业的繁荣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条件,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解放前,扬州的瘦西湖、茶楼等有不少下围棋的地方。但到1949年扬州城区15万人,经常下围棋的不过二、三十人,扬州城里只有一个万象棋室。到1953年,扬州市工人文化宫建成,在工人之家建有200平米活动室,有围棋、克牌、图书、军棋、跳棋、斗兽棋等。1958年扬州市体委在渡江路开设棋类俱乐部,有近200平方米。一直到1988年扬州棋类协会成立,才有一个比较固定和活跃的围棋活动场所。

建国初期,喜欢和活跃于棋坛的有,扬州地委第一书记胡宏,扬州市副市长陆勤,以及在政府工作的一些领导同志。

曾在苏北区党委机关工作的姚伟鼎在1949年后担任扬州市委办公室主任等职,他喜欢围棋,还刻苦研读大量围棋古谱,到60年代,他已成为扬州棋坛的领军人物。1988年至2008年他担任扬州市棋协主席、江苏省棋协副主席。

解放后在扬州市体委工作栾宇春,60年代接触围棋,不仅自己钻研围棋,还积极推广围棋,他积极参并筹建了扬州市棋类协会,使围棋爱好者队伍逐年发展壮大,由原来百十人发展到数万人。他创办的“棋协杯”围棋定、升段赛,每年一届,已坚持了30年,参加人数从第一届43人发展到千人,为培养发现大量的围棋人才和围棋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80年代改革开放后,扬州围棋事业也蒸蒸日上,爱好者人数的迅速增加,围棋事业展示了繁荣和美好的发展前景。

1988年,扬州市棋类协会正式成立,扬州围棋活动逐步走向制度化、规范化管理,每年都要组织各种类型的围棋比赛,有力推动了围棋活动的开展。从1988年到2019年,扬州市举办过20多届扬州市棋协杯比赛、30届“棋协杯” 围棋精英赛、11届千人围棋大赛、群英荟萃围棋比赛等。其中,千人围棋大赛被江苏省体育局评为“江苏省群众体育优秀品牌赛事一等奖”。

一些全国性的围棋比赛也青睐扬州。从1991到2019年,扬州承接举办了全国围棋各种比赛近20次,如:“宝胜电缆杯” 全国围棋名人邀请赛、中国大运河城市围棋邀请赛、中国围棋甲级联赛、第七届中国围棋棋王争霸赛、第二届中国女子围棋甲级联赛、“桃花泉杯”全国围棋大赛等。

为加速了年青一代棋手的成长,提高青少年棋手水平,2010年以后,举办了扬州市少年儿童围棋精英赛、“德盛杯巾帼未来之星”比赛、 “未来之星”围棋比赛等。扬州从1982到 2011年先后培养出栾斌、孙力、黄昕等中国职业棋手。

随着中日两国围棋的交流,扬州在1982年与日本唐津市缔结友好城市,1999年又与韩国丽水市结为友好城市,每年分别在中日韩三市举行友好城市围棋赛,到2017年共举办了19届。围棋成为三个城市文化交流的媒介,不仅仅是在围棋上交流切磋,同时也加深了三个友好城市之间的了解。

扬州一直把棋类培训工作放在重要的位置。2011年底,全市棋类培训机构达50余家,在培训学员近4000人。2012年3月,扬州树人学校成立树人棋院,并将围棋教材列入学校校本教学计划,这在扬州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2013年,扬州棋协专门召开了首次棋类培训工作会议。做到棋类培训更符合规范,更符合市场化运作的要求。

扬州比较重视棋类文化的传播和教育。市棋协编写《弈棋歌》刊登在《围棋天地》杂志上。江都龙川阳光学校编写了围棋口诀,将育人,棋品、棋德的教育放在突出的位置,收到很好的效果。

扬州围棋活动取得了优异成绩。2015年,扬州市棋类协会晋升为江苏省5A社团。2016年,扬州市棋类协会被评为江苏省示范社团。

2017年,扬州市棋类协会被授予全国群众体育先进单位。

国运兴,棋运兴,伴随着新世纪以来中国国力的提升,现在是扬州围棋发展的最好时代。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围棋这一古老的艺术瑰宝,将在扬州放射出更加夺目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