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白孙若微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往死里黑本来是好女人的胡善祥?

2020-01-14 09:00:17 作者:   |   浏览(422)

(大明风华,难得的一部明朝剧让观众们耳目一新)

最近大明风华热播,这对于观众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毕竟近些年甭管是爱情、历史还是宫斗、穿越,清宫辫子戏份都占据了绝对的主流,大明风华的出现着实让被清宫剧包围的我们能换个口味,领略一番煌煌大明的人物风采。

(朱元璋的这张猪腰子脸实在让人出戏)

但问题是排除演员们精湛的演技,《大明风华》其实也是一部魔改剧,这玩意儿别说正史了,就连野史也不敢这么编!我断断续续的看了几集,这玩意小雷不断,大雷更多,所谓小雷,咱们就不吐槽朱元璋的那张鞋拔子脸了,单单就朱瞻基这点子破事儿就bug就一大堆。

大雷一:孙若微和胡善祥是姐妹,而且还是景清的女儿。

(作为建文帝的忠臣景清的下场极其凄惨,不但九族被诛,连家乡也被夷为平地)

景清是什么人?这位爷在建文帝时为北平参议,还颇受朱棣赏识,但景清忠君爱国,朱棣靖难成功后建文帝不知所踪,景清决定给建文帝报仇,于是在上朝时身怀利刃试图刺杀朱棣,当然结果也十分凄惨,刺杀失败,景清被凌迟处死,九族株连,除此以外朱棣还丧心病狂的对景清的家乡实实行“瓜蔓抄”(朱棣让他们互相攀咬举报,只要被揭发可能是景清同伙全部杀死)这直接导致景清家乡成为一片废墟。—“磔死,族之。籍其乡,转相攀染,谓之“瓜蔓抄”,村里为墟。”朱棣大张旗鼓杀了这么多人,结果主犯景清的两个女儿竟然逃过了屠刀,是锦衣卫提不动刀了?

更何况历史上孙若微和胡善祥一分钱关系都没有,为啥要把这两人设定为亲姐妹,难道相爱相杀?

大雷二:朱祁钰的提前出生。

(吴贤妃表示你们也太省盒饭钱了,直接把我的儿子安排给胡善祥了!)

额......我就跟大家说一个事儿:朱瞻基一生子嗣十分艰难,只有两个孩子,胡皇后一生无子,只为朱瞻基生了两个女儿。而长子是孙若微所生,也就是后来的明英宗朱祁镇;次子乃是由另一个小宫女吴氏所生(在明末的文人笔记《罪惟录》中,吴氏乃是朱瞻基二叔朱高煦的一个侍妾,朱瞻基在杀死二叔后强占了这个女子,吴氏为皇帝生下了次子朱祁钰,由于身份敏感所以娘俩一直住在宫外,一直到明宣宗死前这身份才被公诸于众)。要命的是编剧直接就把吴氏和胡善祥给糅合成了一个人,于是朱祁钰同学就由私生子变成了皇后所生的嫡子......

(拜托,胡皇后,您在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儿子啊!)

历史上的胡善祥被废就因为“无子”,她要真为朱瞻基生了嫡子怎么可能被废?您让胡善祥和朱高煦不明不白的过了一晚我就不说了,说不定这孩子就是汉王的种,还被堂而皇之的命名为祁钰,这波乾坤大挪移已经足够夸张,但剧里似乎不解恨似的先让安歌把胡善祥给弄流产,看预告里的尿性估计胡善祥还能继续怀孕,生下的孩子仍叫胡善祥,并且在以后的土木堡事变中登基称帝。这历史能力,我服!

大雷三:孙若微白莲花,胡善祥被各种扣屎盆子。

(大明风华的最大问题是为了美化孙若微丧心病狂的给胡善祥扣屎盆子,甚至无所不用其极)

《大明风华》里在极度美化孙若微的同时也不断的给胡善祥扣各种各样的屎盆子,先是伪造三代简历,为了登上太孙妃之位又与汉王相勾结,怀上的这个孩子是不是朱瞻基的还不好说,流产后竟然还能说出“找个男人让我怀孕”这样不知廉耻的话,可见胡善祥已经为了权力做火入魔,完全丧失了最基本的廉耻之心。但关键问题是,人家历史上真实的胡皇后压根就没做这些事儿啊!反而是那个孙若微龌龊事儿做得不少,被百姓和史学家们看不起,剧里在为孙若微洗白的同时无底线的黑胡善祥,实在是颠倒黑白,亵渎古人!

今天这篇文章,我来给大家还原一个历史上真实的胡善祥和孙若微。

(胡氏和景清八竿子打不着,更不是孙若微的姐妹,人家本分善良,是个难得的好女人)

首先胡氏可不是景清的女儿,更和孙若微八竿子都打不着,人家正儿八经有爹娘,兄妹。父亲胡荣在锦衣卫当百户,一家兄妹七人,大姐还曾被选入皇宫当女官,虽然家室谈不上显贵,但起码清清白白,和电视剧里活泼灵动完全相反,历史上的胡氏是个闷葫芦性格,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她和《红楼梦》里的迎春颇为相似,一样的性格贤淑端庄,一样的善良甚至带点怯懦。

永乐十五年,胡氏因为贤德的名声被封为太孙妃,明仁宗在位时间很短,所以朱瞻基继位后,胡氏又从太子妃成为皇后。电视剧里朱瞻基并不怎么喜欢胡善祥,很遗憾的是在历史上同样是如此,尽管胡皇后摆脱了编剧给她加的“坏女人”标签,但帝后之间感情仍然冷淡,为什么朱瞻基不喜欢端庄贤淑的皇后?问题就出在这“端庄贤淑”上,胡皇后实在是太端庄,端庄到近乎于古板,这样的女人当然适合做母仪天下的皇后,但却注定了她不受自己丈夫宠爱的现实。明宣宗就对一言一行都恪守礼教的胡氏很不喜欢,毕竟老婆又不是老师,和胡皇后在一起明宣宗体验不到丝毫身为人夫的欢乐,自然对胡皇后看不上眼。

而这个时候,孙若微出场了,她给明宣宗带来了许多胡皇后所不能给的快乐。

(明仁宗妻子张氏,孙若微能够进宫完全是因为她在朱棣面前举荐)

胡皇后能够进宫是因为她的“贤名”,而孙若微能够进宫完全是因为一张漂亮的脸。孙氏的父亲孙忠在山东永城县当一个小主簿,按说以孙氏的家庭条件估计就是长大后嫁个家室还不错的小地主,生一堆孩子,最后平平安安的过一生。但因为一个贵人的出现,孙氏的生命轨迹发生了重要的变化。这位贵人就是彭城伯夫人,明仁宗朱高炽的岳母,明宣宗朱瞻基的外婆,我们已经很难知道孙氏究竟是怎么和这位贵妇人搭上了关系,最后结果就是老太太进出宫中时开口闭口都是孙家的小姑娘好啊,人长得漂亮,性格又好,应当让她来伺候朱瞻基云云。

有说法是彭城伯夫人就是永城人,老太太衣锦还乡,当地高度重视并安排孙忠全程陪同,而孙氏则凭借着自己的乖巧博得彭城伯夫人的欢心。既然母亲这么说了,张氏当然要给老娘这个面子,于是张氏找了个机会和公公朱棣谈起了这个事儿。由于孝顺公婆谨慎尽心,所以当时还是太子妃的张氏极受朱棣的喜欢(朱高炽能够顺利继位,他的儿子和老婆为他加分许多),儿媳妇提了那就准了吧!于是才十几岁的孙氏被送入东宫,由于年纪还小,所以由太子妃张氏亲自教导孙氏宫廷礼仪,孙氏和朱瞻基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青梅竹马了。

(历史上的孙若微可不是这么一张禁欲脸,孙氏在朱瞻基面前更多展现的是女人的妩媚)

(历史上的孙若微应该是这样的)

那么孙氏性格如何呢?我们只能说和忠厚稳重的胡皇后比起来,孙氏在历史上留下更多的还是“媚”,这也是她被后世的史学家们批评的主要原因。前面我们提到了朱瞻基在胡皇后身上看不到一点女人的情趣和妩媚,但这点遗憾却在孙氏这里得到了很好的满足,用野史小说里的话来说就是“孙贵妃体态妖娆,性情狡黠,少成若天性。百般取悦上意,几把这位宣宗皇帝,玩弄在股掌中。”由此可见比起胡氏,孙氏更会利用自己作为女人的优势,她用姣好的容颜和媚上的性格获得了朱瞻基的全部宠爱。电视剧里的胡善祥这般作死,总会把自己给作死,估计离废后也不远了,那么在历史上胡皇后是怎么被废的呢?

很简单,孩子。

明宣宗天纵英才,但有个遗憾就是已经二十大几岁了依然无子!这在古代可是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毕竟多子才象征着多福,没有子嗣,社稷不稳,所以为皇帝生下绵延宗祀的长子成了后宫女人们的首要目标。不得不说《大明风华》这时候又开始拉下限了,为了黑胡善祥,不但安排让她给朱瞻基下春药,甚至还和汉王借种生子......这明显是在欺负老实人嘛!以胡皇后这种性格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儿,但凡她要有一点儿这样的心思都不至于和朱瞻基生分成这样。更何况她要是有了儿子,朝廷大臣和张太后还不得拼死为皇后辩护,孙氏就更没戏了!

(从历史记载来看,孙若微才是那个阴险卑鄙的坏女人,编剧把两个人故事给换了)

反倒是她孙若微手脚颇不干净,胡善祥不受宠爱好歹为宣宗生了两个女儿,而孙氏独宠后宫却想尽办法都生不出儿子,于是为了争宠,孙若微开始动起了下三滥的手段。《明史》就记载说“妃亦无子,阴取宫人子为己子,即英宗也。由是眷宠益重”。什么意思呢?就是既然我生不出来,那就让别人生呗!反正最后把别人的孩子冒认为是我的不就行了,而且孙氏还是个狠人,明史最后还冷冷的加上一句“而英宗生母,人卒无知之者”,可怜那位被夺去儿子的姑娘连姓名都没能留下,性命更是不保了。

(孙贵妃要在后宫的宫女、太监还有张太后面前装怀孕,这可能性实在是不大)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种事真的可能做到么?估计够呛,毕竟宣宗此时尚无子嗣,满朝文武对怀孕的妃嫔都十分关注,在明朝后宫如此严密的监视下(皇帝在哪天宠幸了哪个女人,各妃嫔的月事都有记录),孙若微从假冒怀孕开始怀胎十月再瓜熟蒂落,这实在太考验演技,再加上这时候张太后还健在,能不能瞒过她老人家也是个难事,清人所写明史多有偏颇,所以我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可信。但这足以说明,孙若微在朝廷官方记录和民间传言中都不是什么好女人,都是凭借着美色迷惑君主的妖女。

但不管怎么说,因为这个孩子,孙若微母子的地位在后宫一步登天,欣喜若狂的朱瞻基不但在这孩子四个月时就封他为太子,更关键的是太子并未送至东宫归胡皇后抚养(毕竟胡皇后是这小子的嫡母,孙氏只是他的“姨娘”),而是继续养在孙氏处,这明显是昭示世人:以后这后宫是孙贵妃做主!

这还没完,有了儿子的朱瞻基看着胡皇后哪哪都不顺眼,于是宣宗冒出了废后的想法,让我心爱的女人当皇后!这事儿执行起来难度却不小胡皇后虽然无子,但为人忠厚善良,满朝文武皆称赞不已,更关键的是自己母亲张太后还特别喜欢她,这要是强行废去,必定会招致反对,不过只要皇帝有这个心,什么借口不能用,这不,宣德三年,皇帝就以“多病”、“无子”的借口迫不及待的逼迫胡皇后“上表辞位,乃退居长安宫,赐号静慈仙师,而册贵妃为后。”皇帝态度坚定,再加上孙氏为帝国生了太子,宰辅们虽心有不满,但依然无可奈何—“诸大臣张辅、蹇义、夏原吉、杨士奇、杨荣等不能争。”

而张太后虽然喜欢胡皇后,但拗不过儿子就是要废后也只能听之任之,于是宣德三年春,胡皇后被废,孙氏成为大明第一位逆袭成皇后的妃嫔。《明史》还偷偷黑了孙若微一把,按说你得了便宜就偷着笑去吧,结果孙若微还假惺惺的说,皇后病好了肯定能为陛下生儿子,我儿子怎么能和她的儿子比呢?拜托,您儿子都被立为太子了,这时候还装什么白莲花!

(虽然扳倒了胡皇后,但孙皇后的日子也不见得有多好过)

不过孙皇后的日子也过得并不怎么顺心,张太后虽然无力阻拦胡皇后被废,但始终觉得对不起这个善良贤惠的儿媳,所以尽管胡氏已经出家,但张太后依然召她住在清宁宫(今保和殿)婆媳闲话家常(可想而知当孙皇后去向张太后请安时看到胡氏会有多么膈应)。张太后对胡氏的喜爱和肯定甚至不加掩饰,当张太后还在世时,只要是宫廷内举办酒宴,这位“静慈仙师”不但有权利出席,连座位都在孙皇后之前,可见在张太后的心中,儿媳始终是胡氏,你孙氏不过就是个妾而已!—“内廷朝宴,命居孙后上。孙后常怏怏。”就算是把胡氏扳倒,但因为有张太后这尊大佛在,这胜利果实似乎也不怎么甜美。

(明宣宗:不好意思,老婆,我后悔立你为皇后了!)

胡皇后无辜被废,不但民间百姓们同情她的悲惨遭遇,随着时间的流逝就连始作俑者明宣宗都因自己对胡氏的态度行为颇为后悔,还解释说因为年少冲动—“宣宗后亦悔。尝自解曰:‘此朕少年事。’”

(明英宗:不好意思,老妈,我追封了你的情敌为皇后,您别骂我啊!)

不但丈夫反水,就连儿子后来也打自己的脸,在孙太后死后她的好儿子明英宗就恢复了胡皇后的名号,追谥她为“恭让诚顺康穆静慈章皇后”,虽然胡皇后灵位不能放入大明祖庙享受祭祀,也只能被尊奉为皇后而非太后,但终究也为无辜的胡皇后恢复了名誉,在宗谱里不再留下“废后”的名号。不过英宗这么做孙太后地下有灵会不会跳起脚来骂街?

(我们希望能够多一些像大明王朝这样的好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