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红楼梦的男主角,贾宝玉共有多少套衣服?不得不服曹雪芹

2020-01-07 08:57:11 作者:   |   浏览(368)

作为一部集传统文化之大成的经典名著,加上曹雪芹“江宁织造”的出身,《红楼梦》中服饰文化当然是不可或缺的部分,也是出彩的部分。

贾宝玉作为《红楼梦》中的男一号,其服饰在书中被描写的次数最多,正式的、休闲的,华贵的、普通的,多彩的、朴素的,可谓是多种多样。

这种多样性所体现出的特点,既彰显了不凡的身份,又契合了特定的场合,曹公可谓用心良苦。

一是世家子弟的贵气。贾家作为一个钟鸣鼎食之家,富贵繁盛至极。宝玉以其衔玉而生的特殊“出场方式”,还有出众的容貌和不俗的才气,获得了合府上下的宠爱。

作为贾府的金凤凰,他的衣食住行,只求最好最贵最精,特别在服饰方面尤为突出。比如在黛玉初进贾府,也是宝玉在书中首次出场之时,他的穿搭是这样的:

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

此段对宝玉服饰的描述中,贵气可谓是从头到脚。比如束发的紫金冠,所谓的紫金冠,又名太子盔,多用于王子及年少的将领,前扇为额子,后扇在圆形头盔顶上加多子头,左右挂长穗,背后挂一排短穗。

这样英气的头饰,同样出现在另一部古典名著神魔小说《西游记》中,它是带在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头上,而它的原主人是南海龙王敖钦。还有那二龙抢珠金抹额,也是由珍珠、镶金的材质,加上两条活泼生动的祥龙,更显示宝玉作为年轻公子的朝气。

宝玉外罩的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更是名贵,其加绣的八个彩团,与故宫所藏的一朝袍一模一样,这更突显了宝玉身份的与众不同。

青缎粉底小朝靴,是一种黑色缎子面,白色靴底的方头长筒靴子。即使靴子,仍少不了锦缎绫罗。

宝玉服饰的贵气也体现在色彩上。比如大红箭袖,红色历来被视为吉祥尊贵之色,宝玉的大红箭袖更显示其主位的身份。

还有第八回中,宝玉探病宝钗时,身上穿的是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秋香色是也就是类似暗黄色,黄色历来是皇家专用颜色,不是普通官员更不是平民能用之色。

还有,后来贾府送给宝玉穿的孔雀裘,是产自俄罗斯的域外之物,在闭关锁国的明清时代,能有这样一件域外之物,足见贾府的实力。

二是不同场合的多变。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着装,是古代皇家、官宦贵族的规矩。比如在元春省亲之时,短短的几个小时,就换了好几次衣服。秦可卿患病时,多名大夫来诊病时,“弄得一日换四五遍衣裳,坐起来见大夫,其实于病人无益”。

宝玉更是过犹不及,他在初见黛玉时,是刚刚从庙里还愿回来,头戴紫金冠、身穿排穗褂、脚登小朝靴,俨然是正装打扮;向贾母请安之后,便换上了半家居的打扮。

“头上周围一转的短发,都结成小辫,红丝结束,共攒至顶中胎发,总编一根大辫,黑亮如漆,从顶至梢,一串四颗大珠,用金八宝坠角,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仍旧带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下面半露松花撒花绫裤腿,锦边弹墨袜,厚底大红鞋”。

惹得贾母假嗔:“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妹妹”。比这半家居更随意、更休闲的是宝玉在怡红院夜宴庆生之时,“只穿着大红棉纱小袄子,下面绿绫弹墨袷裤,散着裤脚”。

当然,在一些特殊场合,宝玉还有不同的服饰。在秦可卿送葬时,宝玉的服饰在保持低调的贵气之外,在色彩上更突显了肃穆,“戴着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银冠银带、白色上衣都是与葬礼的基调极度吻合的。

当然,下雨的时候,宝玉会“穿一件茄色哆罗呢狐皮袄子,罩一件海龙皮小小鹰膀褂,束了腰,披了玉针蓑,戴上金藤笠,登上沙棠屐”。

下雪的时候,宝玉会穿着“荔色哆罗呢的天马箭袖,大红猩猩毡盘金彩绣石青妆缎沿边的排穗褂子”。

三是不同朝代的混搭。这里说的“混搭”,并非现在我们认为的混搭,西装配旅游鞋、晚礼服搭牛仔外套等等,而是不同朝代的混搭。

在清朝,“文字狱”盛行,“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偶然有感而发的两句诗却要了这位清代读书人的命。这“清风”诗案,非常典型地反映了封建专制统治下,文字是极易招祸的,这便是“文字狱”的残酷。

曹雪芹所生活的时代,正处于“文字狱”鼎盛之时,雍正和乾隆统治时期。为了避免招致不必要的无妄之灾,曹雪芹在开篇便向读者作了善意的提醒,“第一件,无朝代年纪可考”,以一种时代背景架空的方式来记叙的,避免好事者对号入座。

这样狡黠的“障眼法”,像贾宝玉这种豪门公子,既不可写成八旗贵公子的样子,也不能完全按照明代王孙的装束来写,因此贾宝玉的穿戴便充满了各种服饰元素。

在发型上,宝玉有时是“束发”,这明显的是非清代的男子的发型;而有时是“总编一根大辫”,这明显的倾向于清朝男子的发型。

在衣着上,多次出现的箭袖就是典型的清代元素。箭袖就是俗称的“马蹄袖”,袖身狭窄,袖端头为斜面,袖口面较长,呈弧形,可覆住手背,既不影响骑射还可以保暖。

箭袖在明代已经出现,但还不算常服,主要用于骑马射猎诸事。清王朝从马上得天下,早期的统治者力主不废骑射,八旗子弟大都弓马娴熟,因此将箭袖用于礼服,成为清代男装的典型样式。

但是在第十九回,宝玉去袭人家穿的“大红金蟒狐腋箭袖”就有些奇怪了。这里的“大红金蟒”也是戏装,日常生活中是不能乱穿蟒衣的,蟒衣是在家中操办非常隆重的喜事是才能穿的。

这样“混淆视听”的描述,在北静王身上也有体现。北静王爷在秦可卿葬礼上的服饰,便借鉴了戏曲的元素,特别是那一件白蟒袍更是在戏曲舞台上才会出现的服装。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