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文化:楚囚对泣何时已,叹人间、今古真儿戏

2020-01-19 12:24:05 作者:   |   浏览(225)

【原文】

楚囚对泣何时已,叹人间、今古真儿戏。

【出处】

《莺啼序·重过金陵》

宋·汪元量

金陵故都最好,有朱楼迢递。嗟倦客,又此凭高,槛外已少佳致。更落尽梨花,飞尽杨花,春也成憔悴。问青山,三国英雄,六朝奇伟。麦甸葵丘,荒台败垒。鹿豕衔枯荠。正朝打孤城,寂寞斜阳影里。

听楼头,哀笳怨角,未把酒,愁心先醉。渐夜深,月满秦淮,烟笼寒水。凄凄惨惨,冷冷清清,灯火渡头市。慨商女不知兴废。隔江犹唱庭花,余音袅袅。伤心千古,泪痕如洗。乌衣巷口青芜路,认依稀,王谢旧邻里。临春结绮。可怜红粉成灰,萧索白杨风起。楚囚对泣何时已,叹人间、今古真儿戏。东风岁岁还来,吹入钟山,几重苍翠。

【鉴赏】

金陵已成故都,词人凭高,抒兴亡之叹。借古伤今是南宋词里常有的主题,词人放眼于金陵城郭草木的风云变幻,才感到世事无常,于史中产生共鸣。他以“楚囚对江”暗前个人处境,同时将历史教训寓于其中,增添情感的厚重感。

典故的使用使意境史加深邃辽远,意味丰富“叹人间 :今古真儿戏”,这里,悲苦,沉重的个人情感与冰冷、无常的历中变幻形成强烈的对比:天地不仁,以力物为刍狗,“我”的悲哀又怎能挽历史之狂澜?他对历史规律的认识浸透看心酸无奈,动人心魄。

(作者:苏晗 编辑:王宁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