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宁国府到底有多乱,看看宁国府下人们做的这三件事

2020-01-07 08:59:38 作者:   |   浏览(233)

宁国府在贾珍的带领下是出了名的乱。尤氏懦弱,什么都不敢管,贾珍和贾蓉荒淫无度,什么丑事都能做出来。

然而宁府里不仅仅是这些主人们乱,下人们也都丑态毕露,连行踪不定的浪子柳湘莲都知道,宁府里除了外面两只石狮子干净,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不错,宁府里确实是乌烟瘴气,看看宁府的下人们做的这三件事就知道宁府里到底有多乱了。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贾敬突然暴毙在道观里,尤氏请来了尤老娘还有尤二姐和尤三姐帮着管家。贾蓉一回来就连忙跑过来调戏这两个姨娘。当时有个丫头说了贾蓉两句,贾蓉就当着尤老娘的面开始和这个丫头胡闹。

贾蓉撇下他姨娘,便抱着丫头们亲嘴:“我的心肝,你说的是,咱们馋他两个”,丫头们忙推他,恨的骂:“短命鬼儿,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知道的说是顽,不知道的人,再遇见那脏心烂肺的爱多管闲事嚼舌头的人,吵嚷的那府里谁不知道,谁不背地里嚼舌说咱们这边乱账。”

可见贾蓉和这些丫头们经常这样大白天的胡闹,连外人在面前都不避讳。并且这丫头说的,宁府里嚼舌根的人很多,背地里什么风言风语都有。贾珍因为对贾蔷特别好,贾蓉又和贾蔷关系亲密,所以宁府里就开始谣言四起了。后来贾珍风闻口声不好,要避些嫌疑,便忍痛割爱,命贾蔷搬出宁国府,自立门户。由此可见,宁府里不光主人乱,下人们更甚,任何事都可以起谣言。

第十九回的时候,贾珍邀请贾宝玉去宁府看戏,贾宝玉中途想起有个小书房里挂着一幅美人像,想去看看,结果在书房外面就听到了茗烟和宁府的一个小丫头在乱搞。

刚到窗前,闻得房内有呻吟之韵。宝玉倒唬了一跳,敢是美人活了不成?乃乍着胆子,舔破窗纸,向内一看,那轴美人却不曾活,却是茗烟按着个一女孩子,也干那警幻所训之事。宝玉禁不住大叫:“了不得!”一脚踹进门去,将那两个唬开了,抖衣而颤。

大白天这样乱来已经很离谱了,更乱的是,茗烟和这个女孩子连对方多大年纪都不知道就在一起了。贾宝玉说,连岁数也不问问,别的自然越发不知了。可见宁府里的这种事非常司空见惯,这些小丫头们也在这种乱的环境里越来越没有底线,这比司棋和她表弟在大观园里私会要严重多了。

第七回的时候,贾宝玉跟着王熙凤到宁府里玩,在晚上走的时候,宁府里一个几代的老仆人焦大就骂起了贾蓉,这一次骂也是全书里信息量最大,也最露骨的一次爆料。焦大说:“哪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焦大骂得非常露骨,信息量也特别大,宁府里乱伦的事不是一两件,并且也是人尽皆知。焦大骂的这些事不论在哪个朝代,都是天大的丑闻,也是不能被世俗所容纳的,而宁府里的人却丝毫没有羞愧之态,贾蓉甚至以“脏唐臭汉”来为自己开脱。

贾珍是宗族的族长,又袭了宁国公的爵位,是宁国府最重要的一张脸面。然而表面上仁义道德,背地里却全是男盗女娼。宁国府的下人们做的这三件事其实只是宁府丑态的冰山一角,但是却把宁府所有的脏和乱都反应出来了。不然行踪不定的柳湘莲不会知道宁府里的猫儿狗儿都不干净,不问世事的贾宝玉也不会说“你既深知,又何必来问我”这样充满敌意的话。宁府里确实是乱到了极点,不然也不会成为遭衅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