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狮吼”中的陈季常,后来咋样了?苏轼这首词,写尽他的潇洒

2020-01-19 12:06:19 作者:   |   浏览(310)

大家都知道,苏轼曾经写过一首题目为《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的诗。从这个题目,我们就可以看出来,这是苏轼写给两位朋友的,一位名叫吴德仁,一位名叫陈季常。吴德仁并没有因为这首诗出名,但是陈季常,却因为这首诗出了名。

苏老先生的这首诗,是这样写的,“东坡先生无一钱,十年家火烧凡铅。黄金可成河可塞,只有霜鬓无由玄。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谁似濮阳公子贤,饮酒食肉自得仙。平生寓物不留物,在家学得忘家禅。门前罢亚十顷田,清溪绕屋花连天。溪堂醉卧呼不醒,落花如雪春风颠……”

苏轼的这首诗,先描绘了自己和龙丘居士,也就是陈季常的“悲惨”处境,一个兜里没有一分钱,家里的钱都用来“烧凡铅”了;一个“空单说有夜不眠”,也没有任何结果。反而是濮阳公子,每天饮酒食肉,却如同神仙一般潇洒。

因为诗中的形容陈季常的一句“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使得陈季常落了一个怕老婆的名声。其实,我们整体来看这首诗,并不是苏轼在调侃朋友陈季常怕老婆。“狮子吼”,是佛教中的一个典故,传说释迦牟尼佛初生时,“分手指天地,作狮子吼声”,陈季常的妻子,确实是柳氏。这两句诗,准确来说是指陈季常和妻子柳氏,都学佛,陈季常却没有妻子的造诣高,听见妻子的修为成就,心中有些失落。

所以,苏轼才会因为自己烧了十年的“凡铅”没有结果,因为龙丘居士(陈季常)天天学佛法,却没有妻子的修为高,而羡慕“濮阳公子”,人家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就修成了“忘家禅”。

所以,所谓的“河东狮吼”,在苏东坡的原意中,并不是指陈季常怕老婆。那么,这位陈季常,后来怎么样了呢?苏轼还曾经写过一首词,在这首词中,写尽了陈季常的潇洒人生——

临江仙·细马远驮双侍女

细马远驮双侍女,青巾玉带红靴。溪山好处便为家。谁知巴峡路,却见洛城花。面旋落英飞玉蕊,人间春日初斜。十年不见紫云车。龙丘新洞府,铅鼎养丹砂。

译文:一匹健硕的良马上,驮着两个漂亮的侍女,她们戴着青色的头巾,围着玉带,穿着红靴。她们和陈季常一起,见到有好山好水的地方,便停留下来,将那里作为自己的家。没想到在巴峡路上,却见到了洛阳的牡丹花。两位女子如花朵一样漂亮,如同春天的阳光一样明媚。修炼了十年,却没有能够见到王母娘娘的紫云车(既没有修炼成功),龙丘居士的新家中,用铅鼎养着丹砂。

紫云车的典故,出自《博物志》,汉武帝好仙道,祭祀名山大川,访求神仙之道。有一天,西王母派使者乘着白鹿来告诉汉武帝,说她就要来了,让汉武帝设置九华帐等着她。到了七月初七夜漏七刻,王母果然乘坐着紫云车来了。

在这首词的前面,还有一个短序:龙丘子自洛之蜀,载二侍女,戎装骏马,至溪山佳处,辄留,见者以为异人。后十年,筑室黄冈之北,号静安居士。作此记之。

——龙丘居士陈季常,从洛阳返回蜀地,用马载着两个侍女,穿着戎装,走到山好水好风光好的地方,就住下来。见到过他们的人,都把他们当作奇异之士。十年后,龙丘居士来到黄冈,在这里盖了房子,才安定了下来,又取了一个号,叫静安居士。

原来传说中那个被老婆吓得“拄杖落手心茫然”的陈季常,实际上的生活这么潇洒。带着两个漂亮的女子,走到哪里就住到哪里。

苏轼还为陈季常写过一篇《方山子传》,因为陈季常爱戴高帽子,就像“古方山冠之遗像”,所以也被称为“方山子”。这位方山子,“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环堵萧然,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

其实,这位“怕老婆”的陈季常,也是一位生性洒脱,豁达通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