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圻演出了明剧中的典范,可惜还是没能救起《大明风华》

2020-01-10 09:10:57 作者:   |   浏览(123)

本文作者:靖之

乱极则治,暗极则光,天之道也。

——《原道觉世训》

宋道衰微,历经辽、金、蒙数百年的肆虐,华夏大地终于否极泰来——一个新生代的王朝,让九州士气为之一振。北逐敌酋,先是历经战火的洗礼;靖难之役,又上演了同室操戈的惨剧。如今,大明在永乐治下,如人方到少年,羽翼伸展,横绝万里。

一部《大明风华》,虽是戏说,但总好过满屏的金钱鼠尾,多少能洗涤业界内的一些腥膻之气。一个家族的兴衰,几代帝王的沉浮,或许不是吾辈所能揣测,可真实的人物必定是有血有肉的。掺杂着正史和野史,捎带一点戏谑和玩味,其实没什么不好。因为,人们更在意的是,自己心中那个朝气蓬勃的时代。

1、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这是梁冠华老师给大家送来的惊喜。一个胖胖的太子,憨态可掬,喜文厌武。《大明风华》中的朱高炽,是百官心目中的贤君,也是观众眼中的吉祥物。

梁老师早些年的精彩,在于和钱雁秋、张子健合作的“狄仁杰系列”和“燕双鹰系列”。可这一次,他显然打破了观众对“胖灵”的刻板印象。我们很高兴看到,铁三角分裂以后,梁老师很快为自己的演艺生涯找到了新的定位。大智若愚,重剑不锋,集怂包和勇敢于一身的太子爷,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叫演技。

“我都累成这样了,你爷爷还是不信我……这个太子我不当了,我要回顺天!”

父亲龙威在上,兄弟鹰视狼顾,夹在中间的太子爷实在不好做。老爷子名为天子,其实更像一个四处征战的兵马大元帅;一代圣君的思路天马行空,其做派却像个甩手掌柜。储君不是皇帝,可却要长年监国,做着皇帝的事,这种尴尬的处境非言语所能企及。

更不要说,太子的后院还时常起火,太子妃和太孙都不是省油的灯。好像所有人都在挤兑可怜的太子——“他是割舍不下你儿子。换做是你啊,他早就割舍啦!”

说到这里,吴越和梁冠华两位老演员的对手戏堪称绝妙。“姓朱的,你再不好好琢磨琢磨,下辈子你变老鼠我变猫,我天天咬死你。”这是属于中年人的俏皮,接地气而不油腻,带劲。

更妙的是,朱高炽从怂包到霸气,从怯懦到沉稳,前后期的这种转换如此自然,让观众毫无违和感可言。这大概就是老戏骨对剧本的理解吧。看看,“爹,你要再这么任性下去,儿子可就要造您的反了。”似乎,梁冠华老师早就埋下了扮猪吃虎的伏笔,看着他在后方料理军务,看着他登基为帝,一切有条不紊,一切理所当然。

2、闹着玩的夺嫡:倒数第二和倒数第一

老皇上攥着《大明风华》的节奏,他像个戏园子的看客,是大金主。而朱家三兄弟就是那台上的角,供人取乐。太子爷是看着傻的精明人,而汉王和赵王就是两个看着精明的傻子,甩包袱玩的就是反差萌。

历史上的汉王赵王,虽然也长于武略,但玩政治完全不是仁、宣二帝的对手。可导演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硬是给这俩踹窝子的怂祸加了一堆戏码。尤其是俞灏明饰演的汉王,被太子骗了金豆子还捞不着好,让老爷子一次次用模棱两可的许诺耍得团团转,可以说他和赵王承包了全剧一半的笑点。

兄弟之间的夺嫡戏,有一个很大的槽点。那就是《大明风华》的台词和桥段,过多地“借鉴”了二月河老师的康、雍、乾三部小说。比方说,立储看“好圣孙,可旺大明三代。”这一处,就是直接从《康熙大帝》后半部那里照搬来的;还有赵王爷灵堂吃鸡的片段,跟《雍正皇帝》中弘昼的活出丧也存在雷同。

最大的漏洞,《大明风华》的编剧居然把二月河笔下“赐陀罗经被”的段子直接抄来了。要知道,陀罗经被又称“往生被”,原是密宗圣物。它起源于蒙元时期,后来在清代被列为皇家陪葬品。至于中间的明朝,作为主体民族王朝,是绝不可能像游牧民族一样热衷于佛教藏密的。明朝皇帝治国以儒为主,而在个人信仰上更为重视本土的道教。无论从明代文献,还是十三陵出土文物来看,明代皇族都没有使用密宗陀罗经被下葬的习惯。

3、小儿女

《大明风华》虽然是朱亚文、汤唯“领衔主演”,但在观众眼里,他们是板上钉钉的配角。朱亚文这些年,从《闯关东》到《飘洋过期来看你》,他已经无数次用作品证明了自己。但这一次,不行。

演员好,剧本也好,但是演员和剧本不搭。朱亚文这个皇太孙,对于“飞扬跳脱”和“贱”的区别,没有弄清楚;对于霸气和邪气的不同,没有搞明白。所以,朱瞻基这个孩子在一家子老戏骨面前,成了多余的甩货了。而在电视剧的中后期,他对角色的错误理解,导致宣宗这个人物把帝王心术以变态和神经质的表情诠释出来,这就太尴尬了——那小眼神绝不是一个即将上位的帝王,而更像自宫了的东方不败。

至于两个存在感偏低的女主,我们就不好太过苛求,因为标签化不全是演员的错。毕竟,一些无良观众总会联想起汤唯老师早年的作品,从而在弹幕区引起大家从生理到心理的极度不适。就孙若微而言,她真的是“若无其事的若,微不足道的微”,台词功底和表情变化过于单一。值得一提的倒是黑化的胡善祥,真应了“不善也不祥”的话。看得出来,在汉王和太子之间纠葛的戏份,邓家佳为此是下了功夫的,无奈“小姨妈”的招牌太亮眼,“唐氏表演法”总让人在不该笑的时候笑。

4、故国有明,日月不落

人须立志,志立则功就。天下古今之人,未有无志而建功。

朱棣的志向是什么。“我朝国势之尊,超迈前古,其驭北虏西番南岛西洋诸夷。无汉之和亲,无唐之结盟,无宋之岁薄币,亦无兄弟敌国之礼。”他以一生行止诠释了自己的志向。生于战火,死于征途,这是他的归宿。

王学圻饰演的朱棣,在诸多明剧中堪称典范。帝王气势,原不在杀伐,而在于不怒自威。帝王之道,并非高不可攀,而就在寻常百姓的冷暖之间。朱棣也是人,所求甚多,却也平凡。“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唯有亲子情,一步一回顾。”其实,和睦的家庭,简单的温情,就能让他感到幸福。可惜,对于帝王之家,这样的温情也是奢侈的。

宫廷,充斥一代又一代的权位之争。所以,朱棣只好纵情塞外,将自己的余热挥洒在帝国的边疆。老骥伏枥,也要为子孙尽责到最后一刻。当他的生命走向尽头,相隔万里的孩子心有灵犀。老皇帝魂游京城,为太子送来了生命中的最后一份礼物,随即离去。深沉的父爱,回荡在万水千山。

大漠平野,长河落日,一代人的余晖倒映着帝国的朝阳。一位骑着老马的战士,正从容不迫地走来。你问他的方向在哪?向前,向前,直到消失在天地之间……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